| 會員登入 |  
第一個自己的廣告

摩鐵八卦





用3萬元創業,李志賢靠著「連鎖加盟」式的經銷體制,整合上游,10年內成為變成包材業龍頭。
5年前,包材利潤低,他在SARS期間買地推案,變身豪宅建商,身價暴漲;5年後,地產急凍,李志賢捨建案推賓館,提高現金流來度寒冬。跨出膠帶界的新戰局,對他來說,才是考驗。




「別看這薄薄一層,捲厚了之後強度驚人,拉都拉不動。」李志賢說。也就是這層供應統一、康師傅、娃哈哈等大廠的BOPP膜,撐起了炎洲的包材江山。

李志賢 小檔案
生 日:1955年1月16日
經 歷:源發貨運收金員、炎洲董事長
學 歷:美國百靈頓大學企管碩士、西螺高中農業科。
家庭狀況:已婚,育有2子
最喜歡:工作有效率
最討厭:不講信用
興 趣:高爾夫球、吃魯肉飯、看布袋戲
經營哲學:誠信、務實、永續經營

透明的BOPP(雙軸延伸聚丙烯薄膜)迅速滾動、越拉越長,廠房內瀰漫近四十度的高熱,炎洲集團董事長李志賢彷彿沒感覺,沿著二百五十公尺長的生產線大步走到成品區,薄如蟬翼的膠膜在這裡積聚成巨大厚重的捲軸,他輕輕拉著說:「這裡一天的產能是一百噸呢!」
炎洲以膠帶買賣業起家,進一步向上游整合至膠帶與薄膜製造,近年更跨足房地產、旅館業經營,二○○八年上櫃轉上市,年營收七十四.一九億元,EPS二.○六元。

小辭典 BOPP與BOPA
雙軸延伸聚酯薄膜(BOPP)和雙軸延伸尼龍薄膜(BOPA),其實都是膠膜種類,由於透明、質輕、防潮,且易於印刷,廣泛運用於各種食品、日用品的包裝,如泡麵外包裝、香菸盒外層薄膜等。



房子不好賣就改成賓館,專接大陸客。李志賢說:「團客早出晚歸,房間白天可接休息客,週轉率1天最高可5次。」


炎洲以膠帶小盤商起家,近年整合上下游的製造到銷售,成為台灣最大的包裝材料商。


炎洲近年跨足房地產,在林口買了6塊土地,李志賢(左一)巡視工地時,跟工地主任鉅細靡遺詢問進度。

創業顛簸 機車送貨
出身雲林西螺農村的李志賢,當兵前在貨運行工作,看到一堆紙箱進進出出,膠帶的用量驚人。「當時,我就覺得台灣要轉型成工商業社會,包裝材料會是一門好生意。」
一九七七年,李志賢在新莊租了一間五坪大的住家兼公司,只請了夜校生接電話,自己早上打領帶跑業務,下午穿汗衫送貨,常常扛著一箱三十公斤的膠帶爬上四樓,還得擔心放在樓下機車上的另外幾箱膠帶會不會被人偷。
「我是庄腳人,口才不好,第一天跑業務到了人家公司門口,不敢按門鈴又回頭;好不容易進了門,人家又揮手說不要。」工業區挨家挨戶推銷,老老實實跑上十幾次,竟也讓他跑出生意。「要讓人家相信服務好,就是要勤跑。」膠帶業的毛利本來就不高,再經過大盤、中盤、小盤層層運銷,毛利更低,李志賢形容:「毛利不到五%,根本是乞食生意。」
創業第二個月,就被客戶倒帳二萬元。「創業基金才三萬元,被倒二萬元,夜校生直接問我,還要做下去嗎?」一籌莫展時,鄉下務農的老父把多年攢下的存款一萬元拿來。「我真的很感激我爸爸,讓我有勇氣去拜託大盤商延貨款,才能撐到今天。」




背後是新開的旅館、眼前是剛動土的大樓,包裝材料界的老兵轉戰房產、旅館,李志賢的每一步都踏得戰戰兢兢。

跟緊大廠 攻進上游
他觀察當時在台灣剛起步的連鎖加盟業,大膽以「利潤中心制」,不透過中盤商,直接跟業務員五五拆帳,「重賞之下必有勇夫,有利潤可拿,誰要領死薪水。」
在炎洲二十四年的協理楊長發回憶:「別家業務員一個月分紅加底薪頂多三萬元,但在炎洲靠本事,一年可賺到五百萬元。」業務員瘋狂拓點,炎洲十年內也從一個小中盤商異軍突起,變成全台最大膠帶供應商。
「做膠帶,就是買膠膜、買膠水,然後塗在一起捲起來就完成了,根本沒有技術。」李志賢說:「如果只做這個,做到我這代應該就結束了,公司沒有未來。」他盤算著挑戰膠帶生產最上游的薄膜製造,一九九八年,規劃在中國大陸寧波興建BOPP廠,不但跟德國大廠BKUCKNER買機器,還派次子李其政到德國見習。
「很辛苦啊,從規劃、建廠、裝機到投產,足足花了三年。」由於BOPP技術門檻高、應用廣泛,除了可當膠帶原料,還可以作為泡麵、香菸盒外層薄膜等。炎洲生產的BOPP膜供應統一、康師傅、娃哈哈等大廠,投產後半年就回本。




「我一週上班6天,週日還常跑來加班。」李志賢迅速批著辦公桌上滿滿的卷宗,「工作是我的嗜好。」

回流設廠 猶豫誤事
二○○一年,台灣提出五年免稅計畫,獎勵台商回流,李志賢在彰濱工業區規劃新廠,當時另一種薄膜BOPA的價格比BOPP高二倍,他就花了三億元興建生產線。
「沒想到只賺了半年,因為中國大陸也出現一大堆BOPA廠,價格跌得很快。員工建議我改成BOPP生產線,我很猶豫,畢竟花好幾億元蓋的廠還沒用到一年。」李志賢自承敗在優柔寡斷:「這一猶豫,每個月虧三百萬元,一年就虧了三千萬元。」最後他牙一咬,再斥資一億元,將生產線改成BOPP生產線,這才損益平衡。
「膠帶是一塊、兩塊錢地賺,地球、四維這些超過四、五十年的老牌膠帶廠,仍需跟上游的南亞拿原料,炎洲可以在十年間就竄起,與李志賢整合上下游的能力有關。他非常靈活,掌握市場變動。但也因為炎洲的轉投資太多,在保守的膠帶行業,顯得有點好大喜功。」同業形容,李志賢這幾年把觸角由薄利的膠帶轉向暴利的地產,操作相當大膽。




從賣膠帶變成賣房子,李志賢(左)也不得不密集曝光,但畢竟還不熟練,拍照前,公關(右)得提醒儀容。

危機入市 投身地產
「危機入市是必要手段。」李志賢說,二○○三年SARS風暴,他悄悄購得台北市長安東路與中山北路口的土地,等到二○○五年景氣回暖時,推出豪宅「藝術台北」。
「又被人說憨。隔壁就是大陸工程跟宏築建設,怎麼拚得過?可是我的戶數少、又便宜一成,不到半年就賣完。當時每坪售價才約三十八萬元,現在價格早超過五十萬元了。」
這一案讓他大賺一億多元,也嘗到地產暴利,旋即成立「旺洲建設」,在北台灣攻城掠地,在林口買下五、六塊土地,伺機推案,二○○九年初,他更大膽以十二.五億元標得內湖一千八百坪國有地。
「內湖商辦已供過於求,包括遠雄、華固等北部一線建商都暫時觀望。」信義房屋商仲部主任王維宏分析,「不過這塊地剛劃為內湖科技園區西區,後市看好,再等個二、三年,應該大有可為。」外界對景氣下滑炎洲卻逆勢搶地,驚訝李志賢的操作大膽。「我是賣一案再建一案。」一直自地自建的他,面對剛出爐的內湖土地也持觀望,打算找業主或外資入股,興建商辦大樓。




李志賢讀西螺高中時還滿心嚮往當個公務員,卻沒想到人生180度大轉彎,在商場上拚搏半生。(李志賢提供)

錯失公職 商戰成名
膠帶不好賺,資金轉投的地產卻又遭到寒風。他得想辦法讓現金週轉,二○○八年中,李志賢砸七億元在林口開設「優館」汽車旅館,「房地產跟旅館,都是充實企業現金的好幫手。但是房地產起伏大,旅館收入穩定多了。」
雖總有人笑他投資太早,但李志賢說:「有些事情真的不能等。」他當兵時,最寵愛的小弟因血癌過世:「來不及救,是我父母心中永遠的痛…。」為了安慰父母,炎洲上市前,李志賢即以弟弟之名成立「清雲文教基金會」,發放獎學金給家鄉清寒學生。
李志賢自言從小夢想不大,只想當公務員:「我高中時,立志要當全雲林縣第一個高中畢業考上普考的人。」他從高一起就不讀教科書,專攻考公職書籍,苦讀了三年上台北趕考,應考當天卻睡過頭。「當兵時繼續苦讀,想退伍後去考,但退伍後那科居然取消!」
沒當成安安穩穩的公務員,卻一腳踩進商戰,從膠帶、房產到旅館,戰場越多,局勢越難掌控。那天他站在林口多風的工地中,一邊是賓館,一邊是建案,他在此砸下數十億元,但望見天際風雲詭譎,心情恐怕也是百味雜陳。




創業遭遇危機時,李志賢(右一)靠務農父親(左一)的積蓄拉了一把,至今仍感念在心。中為李志賢的次子李其政。

後記
朋友形容李志賢「不怒而威」,連他都坦承自己「一臉很凶的樣子」。炎洲尾牙上不見嚴肅寡言的他舉杯,反而是董娘王玉娟「代夫出征」到各桌敬酒。
妻子是創業時的祕書,2人早期胼手胝足,拚出了感情,長子李奇峰在大陸擔任總經理、次子李其政則是公司代理發言人。在自家開設的優館談起家庭,他眉頭總算舒開了點,碎碎唸:「2個兒子都要30歲了,還沒有女朋友,就算想帶到旅館考察也沒對象…。」
什麼?可以帶女朋友來旅館考察?我暗想,原來李志賢也沒有表面上那麼古板嘛。


摩鐵工作小組
2018-03-22 00:54:10
讀者問題1
1

很抱歉!本提出問題只有會員可以提出。
如果您己經是會員,請登入後再來提出問題。
若是非會員,請申請後再來提出問題。